骨哥电台第3期:了解马斯克

接着读书,今天讲第一章的第二节-“了解马斯克”,这一节大致是作者阿什利·万斯描写自己对埃隆·马斯克印象的转变,马斯克留给人们的印象是一个极具争议的人物,作者开始对他的印象,就是科幻版的P·T·巴纳姆。

P·T·巴纳姆:菲尼亚斯·泰勒·巴纳姆,1810-1891年(81岁),黑女奴-海斯的神话,1835年,他花了1000美元(其中500美元还是借来的),租下了一名叫做Joice Heth的80岁黑人女奴,又瞎又瘫。当时,巴纳姆声称她曾经是开国元勋乔治·华盛顿总统的保姆,这还不够,还说她当年已经161岁了,给出的长寿理由则是——因为非洲热,所以黑人能活。为了让Heth看上去更老一些,更接近“160岁”这个说法,巴纳姆还利用了她爱喝酒的特点,趁她喝多了,把她牙都拔了。

巴纳姆带着Heth在整个美国东北部展出,每周就能挣到1500美元,由此获得了人生中的第一波名望与财富,巡演后的一年,老太太就去世了,而后巴纳姆开始在人群中分发传单,“尸体解剖了解一下”。1836年2月,巴纳姆在纽约举办了一次Heth的最后一场秀——尸体解剖直播,1500位观众每人交了5毛钱来看Heth被切开的过程,巴纳姆还假装惊讶,“原来她不是160岁,只有80岁啊!”。

巴纳姆还制造了一个拇指将军,1844年,他在美国康涅狄格州的布里奇码头上碰上了一个身高只有64厘米、体重只有8公斤的侏儒,立刻灵机一动加以雇佣,带到了纽约。巴纳姆给他取了一个“汤姆·布斯将军”的美名,编造了一番神奇的经历,因为将军个头太小,也称他为拇指将军,甚至拇指仙童。各地的便士报都成了巴纳姆的宣传阵地,在一个星期内,就有3万多来自美国各地的好奇的人们排队观赏将军。

在美国大获欢迎之后,巴纳姆带着“汤姆·布斯将军”竟然到了英国,时常出入于白金汉宫,并受到过维多利亚女王和王室的款待。之后,又到了法国巴黎,路易·菲力浦国王和王后立即召见了他们。好像还嫌不够似的,巴纳姆为将军联络了一位名叫拉文嘉·沃伦的侏儒小姐,并在1865年为这对情侣在纽约圣公会大教堂举行了盛大婚礼,邀请了2000多名嘉宾参加,甚至美国总统亚伯拉罕·林肯也向他们赠送了礼物。巴纳姆获得极大回报,“汤姆·布斯将军”也成了百万富翁,不久也就隐匿了,后来巴纳姆也声称不知道他去了何处。

还有更牛逼的炒作,就是“瑞典夜莺”珍妮·林德,1850年的时候,9个月的巡演,巴纳姆挣到了超过50万美元,相当于如今的2100万美元。

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巴纳姆出过不少书,其中一本书名为《世上的骗子们》(Humbugs of the World),同时还诞生了巴纳姆效应:

人们常常认为一种笼统的、一般性的人格描述十分准确的揭示了自己的特点,心理学上将这种倾向称为“巴纳姆效应”。

巴纳姆本人也曾说过,他之所以很受欢迎是因为节目中包含了每个人都期待出现的成分,所以他使得“每一分钟都有人上当受骗”。

2012年,马斯克两家公司先后取得了不错的成就,Model-S获奖和SpaceX为国际空间站成功运送一个补给舱。于是作者2012年决定亲自去拜访马斯克,看看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,并为《彭博商业周刊》写一篇关于他的封面报道。

作者被马斯克的忠实助手玛丽·贝思·布朗(Mary Beth Brown)邀请去参观被称作“马斯克之地(Musk Land)”的地方,很多去过马斯克之地的人都有过抓狂的体验,因为你要把车停在霍桑市火箭大道1号的SpaceX总部所在地,霍桑并不是一个宜居的城市,它处于洛杉矶荒凉的郊区。

占地55万平方英尺的矩形建筑-SpaceX总部主建筑

工厂里随处可见穿着白色外套的技术人员,他们正在生产主板、无线电和其他电子器件;在一个特殊的密闭式玻璃空间里,另一群人正在建造将被运送往国际空间站的太空舱;带着头巾、露出纹身的男人们一边听着范·海伦的摇滚乐,一边给火箭引擎安装电线。

其中一栋楼的屋顶呈弧形,看起来像一个飞机库,它是当时(2012年)特斯拉的研发和设计中心,充电站非常显眼,马斯克设置了一块红白相间印有特斯拉标志的方尖碑。

马斯克有时候会突然聊到某个深奥的科学领域,但他却不会帮你简要地解释一下。马斯克总是指望你能够理解他所说的内容。他很高调,会摆出权威的架子四处巡查。

陪伴了马斯克12年的忠实助理–玛丽·贝思·布朗

这节的末尾,马斯克在回去SpaceX总部大楼的路上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“我认为现在有非常多的聪明人都在致力于互联网、金融和法律,这是我们没能看到更多创新的部分原因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